厂租、工资都在疯狂涨 工厂主为何还要留在深圳


编者按:

经济特区建立40年,深圳从一个小渔村变成了一座国际化大都市,而城市的繁荣离不开产业的支撑。40年来,深圳的产业经历了由加工到制造,再到创造的蜕变。高新技术产业已成为深圳经济的第一增长点和第一大支柱产业,2019年全年其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超9000亿元。如今的深圳不仅有“世界500强”腾讯、恒大,也有行业翘楚迈瑞医疗、大族激光,还有细分行业的“领头羊”深信服、瑞声科技、广和通等。但同时,深圳也面临土地空间饱和、租金上涨、人力成本高等产业发展难题。特区40年之际,第一财经记者将深入探访深圳的产业变化,看看哪些曾经的优势产业正在经受挑战,哪些新兴产业正在崛起,哪些传统产业正在蝶变升级。

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南下务工像一股潮流,向我国内地多省份的村落席卷而去。

那年元宵刚过,正值青春的陈江就背着大包、拎着桶子和开水瓶,挤上了南下打工的列车。和他一路同行的,是村里一伙初中刚毕业的小伙子和小姑娘,他们此行目的地一致——深圳。

70后的陈江家在江西省赣州市的一个小县城,二十多年前,陈江带着行李,在深圳市龙华区观澜的一个模具厂上班,由于工厂内包吃住,每个月陈江只给自己留50元,剩下的450元都用信封邮寄给家里的爸妈。

1985年,深圳正式开启工业化,以“三来一补”(外商投资和来料加工、来样加工、来件装配以及补偿贸易)为主,重点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,如电子制造、缝纫纺织、机械等行业,产品以出口外销为主。

1995年,深圳的模仿型生产制造开启。经过十年的生产加工,深圳已经逐渐建立起大规模生产和装配能力。“山寨”经济现象在这个阶段衍生,使得深圳开始具备供应链生产能力。

进入21世纪,深圳迎来第三次转型,华为、中兴以及具有核心技术、位居产业链关键环节的中小企业型群体崛起,专业化分工和协同创新体系初步形成。

也正是这几次产业发展的契机,给全国各地欠发达地区的闲置劳动力创造了走出农村、走向城市务工的机会。

四十不惑,今年是深圳经济特区建立四十周年。2019年,深圳GDP已接近2.7万亿元,人均GDP突破20万元,成为粤港澳大湾区内经济体量最大的城市。

从初期低层次起步到进入全球分工体系,深圳改革开放、经济特区建立一路以来,用深圳市原副市长、哈尔滨工业大学(深圳)经管学院教授唐杰的话来说就是“没偷懒,没耍滑,逐步向上攀登”。

高涨的租金和报酬

图腾体育用品(深圳)有限公司(下称“图腾体育”)坐落于深圳市龙岗区平湖街道。

2004年,胡新振南下深圳创业,开办了图腾体育,主要为美国、澳大利亚和欧洲等国家和地区销售定制化运动服装。

2009年,图腾体育厂区搬迁至平湖街道,至今已有11年。而这十余年来,厂房租金的上涨和工人工资的上涨,成为公司成本上涨的主要原因。胡新振对记者笑称,现在公司的利润率还不如创业初期。

记者了解到,21世纪初期,深圳龙华、龙岗等外延地区的厂房租金在几块到十几元/平方米/月左右,而目前随着深圳经济发展迅速,交通建设更加全面,全市厂房租金逐年上涨,据龙华区某中介人员向记者反馈的数据来看,目前龙岗平湖的多数厂房价格都在35元/平方米/月以上。

以图腾体育所在的厂房为例,厂房面积大概为6000平方米,胡新振告诉记者,2009年的租金是11.5元/平方米/月,而目前的租金是40元/平方米/月。

上涨的